• @云南大理

    20130328-20130330

    凌晨四點五十到大理,出租車載到洱海邊,不住古城,選擇海景。從路口進來依次有海逸園、阡陌、大花貓,雲渡在盡頭。出租車司機還算善良,酒店設施尚好,位置絕佳。凌晨萬籟俱寂,唯有海波映月星暉璀璨。

    大理,南门城楼下。驻唱歌手,"总是在梦里我看到你无助的双眼",上关晚风呼啸,行人稀疏。眼前山川入梦,竟似忘却梦里他乡。这种感觉,在华山顶峰的寒风中、在塞北草原的帐篷里也曾有过。它让人忘记逝者如斯一无所获,让人忘记周遭困境心如乱麻,让人只想待在无量宇宙的这个时点,片刻,已是永恒。

    七点半了,难道是不会日落?

    我們在這祈禱,我們在這迷茫,我們在這尋找,也在這裡失去。

    酒困路长惟欲睡,日高人渴漫思茶,敲门试问野人家。

    早晨。洱海邊,睡到陽光照進來。應該再來清酒一壺,小菜幾碟。

    如果对世间美景浑然不觉,对内心世界一无所知,也就自然不会有语意盎然的共鸣和感时同悲的感触。是要如何生活,是在奔波和争斗中追求荣光,还是在平和与寂静中享受安宁,也并不是不可调和,世间高山流水本就可遇不可求,拈花微笑才难得可贵。